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网址:http://www.bb8848.com
网站:阳光彩票

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陆群:个

Source:adminAuthor:阿诚 Addtime:2019/01/31 Click:

  非常荣幸,有这样一个机会在中国汽车要闻的论坛讲台上跟大家分享一些我们的想法。我的题目是讲网联汽车和智能制造的强相关话题,正好我们论坛讲到智电汽车:如何定义中国制造2025,和这个话题紧扣。所以我准备了这样一个报告跟大家来分享。但是一早来开会的时候邢总跟我讲,把我放在第一个环节里面,正好这个环节是有关市场和政策,刚才国家信息中心的李处长也专门在这上面做了很详实的数据报告,对于我们都有很大的启发。我想在我原来准备的演讲之前稍微插一点即兴的感想,有关这个市场的。

  我们作为科技公司,会介入到电动汽车整车生产,我们在开创一个前途汽车品牌,我们品牌的主题词叫:先天下之行而行。践行我们在新能源汽车、网联化汽车和将来的智能化制造等等方面先行的体验,去闯出一条新的路来,我觉得这对于我们所有传统的汽车人也好,还是对于互联网人也好,都是面临巨大的冲击和挑战,同时也带来巨大的商机。

  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陆群在题为《网联汽车与智能制造的强相关》发言中表示,汽车的个性化会倒逼整个产业柔性化生产。他认为,车的网联化导致车的分享化,从原来长时间的拥有变成短时间的分享,追求少数性能的极致,追求整个生产产业链的变化。汽车产品多元化和个性化会适应各种各样的出行场景,而综合功能的车会转向少数功能的极致车,少数功能极致的时候会最大化满足某个人某次出行的需求,让用户体验最好,与此同时它一定是廉价的,因为它摒弃了那些没有用的功能,摒弃了那些没有用的成本,在不同场景下用不同的车。为了迎合智能端消费端变化做好准备,这就是我们今天讲的柔性化生产,大规模的个性化定制,或者叫工业4.0,或者叫“中国制造2025”。实际上就是这样一种智能化的制造,柔性化的制造,信息化的制造,用户参与的制造。

  ©本刊所有图片、文字及版式版权均为【中国汽车要闻】(China Business Update)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复制或用作其它商业用途,其他网站及平面媒体如需转载,须注明作者及出处。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人们消费端需要个性化产品,而各种各样个性化产品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每一个人每次出行可能都不一样,使得将来我们路上各种各样的车型会比今天看到满大街的同质化类会变得更加精彩纷呈、五花八门、丰富多彩。这是我们对于未来的一个预测。这个是由于车的网联化带来的,车的网联化导致车的分享化,从原来长时间的拥有变成短时间的分享,追求少数性能的极致,追求整个生产产业链的变化。我觉得在大家还没有意识到车网联化以后对整个产业的冲击,如果这个产业变成这样,从产品的开发,从产品的制造,整个销售,或者是使用,或者说销售之后整个使用全过程,都会发生深刻的变化,会和我们今天的车大不一样,会和我们今天用车的方式大不一样,和我们大家用车的习惯和对整个汽车产业发展脉络判断大不一样。这是我们对于未来的一个判断,因此我们的结论是:汽车产品多元化和个性化会适应各种各样的出行场景,而综合功能的车会转向少数功能的极致车,当你是少数功能极致的时候就会最大化满足某个人某次出行的需求,让用户体验最好,与此同时它一定是廉价的,因为它摒弃了那些没有用的功能,它摒弃了那些没有用的成本,在不同场景下用不同的车。这是我们对整个产业发展脉络,由于网联化带来的变化,我们觉得这样的变化比起无人驾驶、智能驾驶对产业影响来的更深远,更颠覆。我们不仅看到它,而且为了迎合智能端消费端变化做好准备,这就是我们今天讲的柔性化生产,大规模的个性化定制,或者叫工业4.0,或者叫“中国制造2025”。实际上就是这样一种智能化的制造,柔性化的制造,信息化的制造,用户参与的制造。在这里边是我们今天互联网计算机IT技术彻底再反过来改造传统汽车制造业带给我们整个产业的一个挑战和机会。

  其实在新的时代,互联网时代,在我们看来它带来的智能汽车领域对应到智能驾驶,对应到无人驾驶,以Google为代表的无人驾驶实践吸引了大多数人的关注。我们讲的恐怕不仅仅是辅助驾驶和智能驾驶、无人驾驶的问题,而是有更多更深远的对于制造的影响,这是我今天的话题。我们看到今天我们这个时代处于蓬勃爆发的时代,无数新名词不断出现,无论是在科技还是创新的商业模式,实际上都在迅速增长。在今天我们所处的电动汽车、智能汽车的时代,整个世界在发生巨大变化,我就不把这些详细的词在这里面讲,但是大家可以看到,都是大家如雷贯耳各种各样的名词。比如说云、大数据、3D打印、网联汽车、智慧家居、智慧城市、下一代教育模式、健康产业、能源互联网等等,各种各样的名字,不管怎么样,我们确实处在这样的大变局,在科技和商业模式联合起来在这个时代快速变化演进,甚至对产业颠覆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对于我们汽车来说实际上就是两个重大的技术在这上面恰好时间上的重叠和叠加。一个是新能源,一个是网联化,今天我的话题不讲新能源,因为新能源是现在说的比较多的一个话题,我们今天来讲网联化对于消费端整个的影响。

  陆群依然认为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含低速电动车)将达350万辆,大约占当年汽车总销量的10%。

  随着移动通信技术,尤其3G、4G,以及未来5G的出现,使得移动工具可以联网,这样一个变化有很多人认为一说到智能化就容易联想到无人驾驶方向,当然,那是一个方向,但是很窄的方向,只是驾驶技术的辅助。从另外一个广阔方向来说,联网本身的价值远远不只是提供无人驾驶、辅助驾驶,它提供的新的场景完全是全新的,这个新的场景是催生消费端的巨变,让消费呈现新图形,个性化成为可能。它是怎么形成这种可能的,我们大概思考或者分享这样一个路径。由于这个车将来是网联的,人实时是网联的,他的出行方式就变得从过去的简单驾车出行变成更加丰富的出行方式,即使是汽车,当然,我指的只是个人交通,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过去大家追求的是拥有这个车,购买这个车,购买这个车以后就会自己来使用,给个人提供出行的方便。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随着互联网,我们今天是以滴滴、Uber这些为雏形,大家可以看到未来的方向,可以看到将来汽车的租赁分享这种新的消费模式会悄然的兴起,并会在人们将来使用汽车整个消费环节里面占到相当的比例。当然,有人说这个比例会很大,这个数字我们没有任何统计,将来购买汽车和租赁汽车占什么样的比例我们没有数字,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一定会形成不小的比例。

  )与贸促会汽车行业分会联合主办的第21届国际研讨年会于5月24-25日在北京维景国际大酒店召开。

  提问:四大工艺在新的网联化、新能源汽车形态下可能会有什么变化,能不能谈谈您的看法?尤其前途汽车在苏州建设的工厂,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第一个问题,回到产能,我非常同意刚才李处长说的,实际上我们的产能问题是结构性问题,总的数量来说是过剩的,一定的过剩是必要的,但我们觉得垃圾产能是过剩的,优质产能是稀缺的,所谓垃圾就是质量不好的消费者不买单的产能,现在确实有很多是在闲置的,很多工厂是在不饱满的生产,甚至停工。居然现在有企业用低价劣质的方法上新的四大工艺和产能,我们觉得这不是对的。但优质产能,真正高品质的,高性价比的,高效率的产能,我们会发现那样的工厂所有的产品基本上都是在满负荷运转,产品基本上是在旺销,哪怕它价值高一点消费者也愿意为它买单。所以在这上面不能简单从总量来看产能是过剩了还是不过剩,我们来看好的产能现在依然是稀缺的,垃圾的产能现在是过剩的。再加上我刚才说的四大工艺可能的变化,这也回答了我们经常被问到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前途汽车要自己建工厂,而不是采用代工模式,我们愿意采用代工模式,我们也愿意用轻资产模式造出未来的车,但遗憾的是我们没有看到能够满足造出我们高品质新能源轻量化新材料新工艺的前途汽车能够给我们提供代工产能。

  陆群:我来试着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关于消费者,很多前面的数据是讲现在电动汽车市场是被政府的支持推动的,下一步到消费者有直接购买的兴趣,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前途汽车要来做这件事。我们对这件事的判断是这样的,这也支持我刚才说到的350万辆的数字,这个数字一定是基于消费者个人购买的,或者个人消费所直接需求的。今天个人消费者买电动车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刚才看到了一些限购城市大家不太容易买到汽油车,主动买电动车的比例还相当低,更多人出来观望,实际上制约大家买这个车的原因主要是两个:一个是续航里程的焦虑,一个是充电方便性的担心。但是我们认为这两件事在未来的不长时间里面都会有显著的解决。续航里程这件事我不是说迅速电动车续航里程就会变得很长,而是由于成本不一样,逐渐趋于理性,对于自己日常出行单日单次出行里程有一个理性的购买电动车的决策。第二个,充电方便性,我们非常乐观的看到未来两三年里面,中央政府和各地政府的推动,以及商业模式的打开,大量社会资本进入到充电设施的建设,尤其在现有存量停车场资源上慢充设施的建设,会大规模敞开,我们现在统计的数字,未来三到五年之内,现在已经计划建设的充电桩超过一千万个,我们可以看到,未来几年时间里面,尤其在大型一点的城市,在停车场,在各个公共的、私人的小区停车场上充电桩随处可见,是一个可以预期的场景。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充电的方便性会改善。与此同时,消费者观望的情绪会随着越来越多人的使用和口碑的传播会呈指数型曲线增长,而不是线性增长。我们比较乐观看到在未来三到五年时间里面都会发生。

  我记得在去年4月份上海国际车展也是中国汽车要闻的论坛上,当时我有幸来做了一个演讲,当时的演讲是有关中国电动汽车发展路径的展望,当时我的预测是到2020年的时候中国电动汽车年产销量达到350万辆以上,跟李处长说的200万辆我们比较乐观,我当时原线万辆之间。我说完这个数字以后全场响起了一片嘲笑的声音,觉得这是一个天文数字,觉得我在放大炮,而且没有任何依据的在说一些耸人听闻或者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法。到去年年底,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将近40万辆,这个数字比2014年已经有很大的提升。在这种情况下,比起去年4月份我们讲这个数字的时候要比较令人鼓舞,也就有了到2020年会不会达到200万辆,如果去年说这个数字很多人会认为是天方夜谭,不切实际。但有去年年底公布的这样一个数字的鼓舞,很多人大胆预测到2020年是200万辆产销量。去年4月份我们讲的350万辆有人觉得过于夸张,过于的不切实际。但今天这个场合,借这个机会,我想继续重申,我们依然认为350万辆是一个可行的数字,为什么是这样呢?我觉得有两个理由。

  配置丰富外观好看动力充沛仪表盘好看内饰一般配置低性价比低发动机一般隔音效果差看看网友怎么说》

  当大家以后相当大程度不是买车,而是租车、分享车,甚至为某一次出行专门去租一辆车的时候,这个时候他就不需要为他未来几年的时间里面各种应用场景去考虑,他仅仅为这一次,或者是几次,甚至这一次出行,他需要什么样的功能,他会要那样一辆车,他没有必要为他不需要的那些功能去买单。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不是拥有车,你不是拥有一辆车,在未来几年之内都不太容易改变的车型,而是每次单次出行都可以用不同车的时候,这个时候他就需要单一功能或者少数功能的车,而不需要背着那些没用功能满大街跑。这就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个性化,或者每一个人的个性化,甚至每一个人每次出行都是不一样的,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催生汽车产业出现五花八门各种各样我们今天想象不到的车,如果我们造一个一人的车,可能所有人都会嘲笑我们,觉得你那是一个愚蠢的想法,怎么会有一个人坐的车呢,但你看到大街上绝大多数是一个人在开车,在这上面我认为会有各种各样的变化会出现,于是就带来车的个性化。车的个性化接下来就会倒逼整个产业柔性化生产,这就是我们讲的工业4.0,或者是“中国制造2025”,就是要智能化生产,能够更有弹性的,更好的信息对接,或者说现在经常用到的一个词叫C2F。

  提问:我的问题是关于电动车的消费者需求方面,我们之前看到了电动车的增长,但是在全球范围内有很多政府资金都是注资电动车,包括私人领域的投资,但它的发展速度相对来说比较慢。之前我们看到很多销售额,可能12月底销售刚刚达标,我们怎么看待未来电动车方面消费者的接受度和增长?

  当汽车租赁和分享成为至少相当一部分人们出行的方式的时候,这个时候对于整个产业的影响将是非常非常深远的。这里面到底是什么造成的呢?它还不是一个简单的减少我们现在车的大部分时间是停在停车场上这样一个巨大的浪费。大家都说互联网思维是一种极致性的减少浪费,认为这种浪费是可以被挤压的,可以利用的,当然可以,我想滴滴、Uber就在干这个事,但是不止如此。我们思考一下,当一个人主要用车方式是以拥有车辆为主的时候,这个人就会自己购买车,当一个人购买车的时候,他就会在一段时间里面,比如三到五年,或者更长时间里面,要拥有这辆车。当他买这辆车的时候也有他的交通需求,但是当他买这辆车那一时刻的购买决策,他就必须要考虑未来三到五年时间,甚至更长时间里面,他本人他的家庭等等各种各样的用车方式,各种各样的用车场景。于是,这就决定了他购买车的时候,无论他当时需要什么样的车,他一定要买一个相对比较综合功能的车,我们把这个叫综合功能的妥协车,这就是为什么今天市场上绝大部分车,甚至99%的车都是同质化的、类同的。不要讲哪个品牌车型多么个性化,在我们看来99%以上都是同质的,四个门,有空调,有音箱,有气囊,有方向盘等等,都是大同小异的。为什么汽车都做成这样子?因为大家买的不是当时的应用需求,是为了未来几年所有需求覆盖的综合功能。汽车很多功能互相之间是矛盾的,像你追求舒适性的时候有可能成本会受到挑战,在这种情况下,于是就造就了今天全世界一年几千万辆车的同质化。

  回到我今天的主题。为什么讲这个话题呢?很多会议上,经常把我们的智能汽车当作电动汽车的新兴力量来看待,所以经常让我们谈的话题是电动汽车,而不是智能汽车。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新进入这个领域,经常被媒体所划分为传统汽车人造车和互联网人造车,经常把这两件事对立起来。我今天讲智能汽车,而不是讲电动汽车。我看我们论坛的标题也是在讲跟制造有关系,跟智电汽车有关系的。

  第一个理由,到2020年中国汽车总的产销量会达到将近3500万辆,如果在那个时候达到10%的新能源汽车我觉得不是一个很大的比例,以至于刚才说到自动驾驶有百分之多少在路上,那么激进,新能源10%应该不是很激进的百分比。有一个这样的信息被很多官方数据和媒体所忽略:去年卖了差不多将近60万辆低速电动车,但并没有计入统计数据。我们相信,在未来五年里面,低速电动车产品会被规范,制造会被规范,市场会被规范,管理会被规范,这个需求已经被启动被激发,这个市场已经被证明是存在的,广义电动汽车新能源汽车这样一个市场来说,国家统计的和不被统计的低速电动汽车,其实2015年已经将近100万辆。如果以2015年100万辆这样的数字,到2020年达到350万辆应该不是一个不可企及的数字。我们预测2025年市场里面不应该忽略这个,我本人并不支持低速电动车的做法,但我们在预测市场时候不应该忽略一个城乡结合部、农村、低购买力家庭他们所形成的未来的购买数量。正好把我放在市场环节里面来讲,我想在我演讲之前插这么一点即兴的想法,跟大家分享,不一定对。我们去年把350万辆的数字说出来,我们继续重申,明年看看大家有没有机会继续说这个数字,当然,都是预测。

  陆群:这是两个问题,我先谈后面的问题,关于四大工艺这件事,我们一直在讲的,这个不是网联化,是由于电动汽车电池增加以后导致车的总体成本结构发生本质的变化。现在对于纯电动的乘用车来说,电池成本占到车的二分之一、三分之一的成本,这对于原来传统汽车成本结构彻底被颠覆掉,新的成本结构下,对车的节能,车的省电,车的轻量化提出了要求,也为新的轻量化材料和工艺提供了新的可能性。在过去传统汽油车觉得用起来不太划算的材料恐怕在新能源车上会有机会,或者更有商业价值。比如轻金属,比如复合材料,甚至碳纤维。这些新材料区别于传统钢板冲压焊接这样的材料工艺,这样的新材料新结构新工艺的出现对传统汽车四大工艺会产生很大的变化,尤其钢板的冲压和钢板冲压件的焊接,这样一个工艺都会发生变化,尤其对喷涂油漆工艺也会产生影响。我不是说传统汽车车厂不能够改造过来,而是说,如果现在再新建新能源汽车企业,还按照传统汽车的钢板冲压焊接材料结构工艺形式去做传统四大工艺,我们觉得有所偏颇。